阿Q参加非诚勿扰征婚的简介

我叫阿Q,是未庄的名人。现在他们都改口叫Q哥,或者Q大爷,再也没人敢叫我阿Q甚至阿贵了。几个月前,那个倚老卖老的赵太爷,

我叫阿Q,是未庄的名人。现在他们都改口叫Q哥,或者Q大爷,再也没人敢叫我阿Q甚至阿贵了。几个月前,那个倚老卖老的赵太爷,坐着那刚买来的奔驰轿车,带上一份厚礼,亲自到土谷祠拜访我,说了一大通道歉和恭维的话,念他真心谢罪.旧隙也就冰释了。妈妈的,他居然不让老子姓赵,想起来真窝火。最后他还诚恳地告诉我,他和我确是同祖同宗,有那发黄发霉的《赵氏家谱》为证。老祖宗是宋太祖赵匡胤。以后,谁再敢小瞧我,我就搬出这家谱来压压他!看谁不给我Q爷的面子,看谁不对我低眉顺眼。

我得首先告诉你年龄,这是国际惯例。其实,我有三个身份证,四个年龄。你需要什么年龄,我会给你什么年龄。放心好了,保证你满意。在未庄,我叫Q爷,在上海我叫阿贵,在海南我叫Q哥,有这三个名字,再通过关系,我办得三个身份证。呵呵,我的档案年龄不是我的实际年龄,实际是多大,我也糊涂了!当然了.美女们最关心的肯定是我的形象。哈哈!实话告诉你吧,我再也不忌讳别人说什么亮、灯泡之类的东西了。这得感谢那假洋鬼子。去年,假洋鬼子借考察之名,行公费旅游之实——咱就别问这事了,烦不了,身边的这类事多着呢!只是人家假洋鬼子真够朋友,特意从有限的经费里挪出一千多美金帮我买了顶黄毛假发。只要戴上这项假发,我阿Q就帅呆了,不管朝哪里一站,一大帮中老年妇女都如痴如醉,无数少女朝我放电。有一次,我正在未庄宽阔的马路上闲逛,突然,一位漂亮妞朝我疯追过来,嘴里大叫着一位港台歌星的名字。搂着我,亲我,并要和我合影留念。妈啊,可吓死我了!亲热之后,我严肃地教育了这个女孩子.别成为狂热的追星族,今天幸好遇见我这样的好人,如果遇见像赵太爷、小D、王胡之类的坏人,那就糟了,后果不堪设想啊!可见,这黄毛就比黑毛高贵,这黄毛就比黑毛好看。至于我脑后那根稀疏的小辫子嘛,在未庄革命的初期就剪掉了。在这件事上,连赵太爷、假洋鬼子也佩服我的远见,在未庄我争得了第一。这第一容易得吗?后来,全国各大新闻媒体纷纷派记者来采访我,我就在土谷祠里喝得大醉,海阔天空地胡乱一吹.哪知经记者一加工,我竟然出口成章了,不久,成了全国家喻户晓的名人了。连港台女明星也主动邀请我吃饭,有的甚至出巨资,至于是谁嘛我就不提了,这涉及到个人隐私问题。吃饭之后,还有什么男女“派对”,嘿,这能有什么好事啊?男人和女人在一起能干出什么好事来?我本来还想尝个新鲜,玩个刺激,但一想到自己是皇子皇孙、是正派的好人,可不能玷污了名声。那赵太爷和假洋鬼子真不是东西,居然厚着脸皮求我把这事让给他们!岂有此理,真不是好东西。

住房问题是无法回避的,我现在仍然住在土谷祠,这并不是说我没地方住.而是习惯了,据一位风水大师说那儿风水好,能出贵人,甚至名人!我要让我的子子孙孙都住在这儿,都成为贵人、名人,让他们永远地扬眉吐气下去。我只想说上海的那套房子给大老婆昊妈了,海南的那套给二老婆小尼姑了。在未庄,我还有几套门面房正待价而租呢!至于我的银子是怎么来的嘛,您就别烦神了。前几年,我到城里活动了一下手脚,我所有的褡裢就都鼓鼓的了。那是我的第一桶金!我用这桶金在未庄创办了未庄阿Q皮包公司,有人担心我的公司生存和发展问题。呵呵,怕什么呢?小样。在未庄,有赵太爷罩着;出了未庄有假洋鬼子打通关节,什么事办不成啊?再说,我阿Q也不是小气人,逢年过节,赵大爷和假洋鬼子那儿还得意思意思!经过几年的发展,我得出了结论:有钱就有路子,谁能收下你的钱谁就是你亲戚——我阿Q最怕对方不识人民币,全国有谁不识人民币啊?除非是白痴,白痴也有认识的。现在的未庄人都喊我赵百万、甚至赵千万,我只是轻轻一笑,不别介意。等三、五年之后,他们就得喊我赵亿万了、赵亿亿万了。趁现在,你们还可以向我投怀送抱,到那时,你再来找我我不一定有时间接待你!后悔也来不及了。或许会有人说我吹牛。呸,我祖宗本来就比你的祖宗阔,我老老祖宗曾是皇帝,那真是喜欢谁就是谁.爱砍谁的头就砍谁的头!喀嚓,威风得很呢!谁敢不服?谁能连命都不要啊?俗话说:好死不抵赖活。

最后,我不得告诉你我的征婚标准:嗓子要赛过宋祖英,模样堪比章子怡,风骚胜似小巩俐,清纯盖过那许晴——至于其它条件嘛,能马虎就马虎,能将就就将就,不必苛求!

本站选取的不少文章素材均来源于互联网,所载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文章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予以更正。相关合作请发信至web@my365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