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若茶

茶叶因沸水才能释放出深蕴的清香,生命也只有遭遇一次次挫折,才能留下人生的幽香……


茶叶因沸水才能释放出深蕴的清香,

生命也只有遭遇一次次挫折,才能留下人生的幽香……

一个屡屡失意的年轻人迢迢来到普济寺,慕名寻到老僧释圆,

沮丧地对老僧释圆说:“像我这样屡屡失意的人,活着也是苟且,有什么用呢?”

老僧释圆如入定般坐着,静静听着这位年轻人的叹息和絮叨,什么也不说,

只是吩咐小和尚说:“施主远途而来,烧一壶温水送过来。”小和尚诺诺着去了。

稍顷,小和尚送来了一壶温水,释圆老僧抓了一把茶叶放进杯子里,

然后用温水沏了,放在年轻人面前的茶几上,微微一笑说:“施主,请用些茶。”

年轻人俯首看看杯子,只见杯子里微微地袅出几缕水汽,那些茶叶静静地浮着。

年轻人不解地询问释圆说:“贵寺怎么用温水冲茶?”

释圆微笑不语,只是示意年轻人说:“施主请用茶吧。”年轻人只好端起杯子,

轻轻呷了两口。释圆说:“请问施主,这茶可香?”

年轻人又呷了两口,细细品了又品,

摇摇头说:“这是什么茶?一点茶香也没有呀。”

释圆笑笑说:“这是闽浙名茶铁观音啊,怎么会没有茶香?”

年轻人听说是上乘的铁观音,

又忙端起杯子吹开浮着的茶叶呷两口又再三细细品味,

还是放下杯子肯定地说:“真的没有一丝茶香。”

老僧释圆微微一笑,吩咐小和尚说:“再去膳房烧一壶沸水送过来。”

小和尚又诺诺着去了。

稍顷,便提来一壶壶嘴吱吱吐着浓浓白气的沸水进来,

释圆起身,又取一个杯子,撮了把茶叶放进去,稍稍朝杯子里注了些沸水。

放在年轻人面前的茶几上,年轻人俯首去看杯子里的茶,

只见那些茶叶在杯子里上上下下地沉浮,

随着茶叶的沉浮,一丝细微的清香便从杯子里溢出来。
闻着那清清的茶香,年轻人禁不住欲去端那杯子,

释圆微微一笑说:“施主稍候。”说着便提起水壶朝杯子里又注了一缕沸水。

年轻人再俯首看杯子,

见那些茶叶上上下下沉沉浮浮得更嘈杂了。

同时,一缕更醇更醉人的茶香袅袅地升腾出杯子,在禅房里轻轻地弥漫着。

释圆如是地注了五次水,杯子终于满了,

那绿绿的一杯茶水,沁得满屋津津生香。

释圆笑着问道:“施主可知道同是铁观音,却为什么茶味迥异吗?”

年轻人思忖说:“一杯用温水冲沏,一杯用沸水冲沏,用水不同吧。”

释圆笑笑说,用水不同,则茶叶的沉浮就不同。

用温水沏的茶,茶叶就轻轻地浮在水上,没有沉浮,茶叶怎么会散逸它的清香呢?

而用沸水冲沏的茶,冲沏了一次又一次,茶叶沉了又浮,浮了又沉,沉沉浮浮,

茶叶就释出了它春雨的清幽,夏阳的炽烈,秋风的醇厚,冬霜的清冽。

世间芸芸众生,又何尝不是茶呢?

那些不经风雨的人,平平静静生活,就像温水沏的淡茶平地悬浮着,

弥漫不出他们生命和智慧的清香,

而那些栉风沐雨饱经沧桑的人,坎坷和不幸一次又一次袭击他们,

就像被沸水沏了一次又一次的酽茶,他们在风风雨雨的岁月中沉沉浮浮,

于是像沸水一次次冲沏的茶一样溢出了他们生命的脉脉清香。

是的,浮生若茶。

我们何尝不是一撮生命的清茶?

而命运又何尝不是一壶温水或炽烈的沸水呢?

茶叶因为沸水才释放了它们本身深蕴的清香。

而生命,也只有遭遇一次次的挫折和坎坷,才能留下我们一脉脉人生的幽香!

 

 

本站选取的不少文章素材均来源于互联网,所载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文章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予以更正。相关合作请发信至web@my365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