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约是一种生活态度

都市化的现代人,早已习惯“拧开龙头就有水”、“衣服旧了买新的”等便利的生活,但是在灾难发生时,我们才知道面临困难时的窘境

都市化的现代人,早已习惯“拧开龙头就有水”、“衣服旧了买新的”等便利的生活,但是在灾难发生时,我们才知道面临困难时的窘境。其实,每一件用品都有非比寻常的缘分,因此不论价值多寡,我们都应分外珍惜和爱护。确实,许多日本人不仅是把节约当成一种“省钱之道”,更是把它当成一种生活的态度。节约体现人类对自然规律的尊重:个人的健康需要节食,整个人类的“健康”也需要节约。

    创建“节约型社会”不仅需要各种节约的技术和经验,最重要的是每一位公民都养成节约的习惯,在整个民族中形成一种“以节约为荣”的风气。从世界范围来看,日本人节约很有一套。最新的研究报告表明,日本的能源利用效率基本上是发达国家平均数的两倍。如果日本单位产值能源消耗量为1,美国则为2.72,英国为1.91,法国为1.59,德国为1.41。

    对自身国情的清醒认识使日本重新制定了发展战略。石油危机后,日本政府高度重视产业结构的“轻量化”,设立了与能源相关的政策审议会,制定相应政策和法规,并以税收、财政、金融等手段,引导和规范全社会的节能活动。日本民间也大力开展节省能源、提高能效运动,开发节能技术和产品。1973年,日本进口石油约29013万升,1987年降为18391万升,以后陆续回升,但2002年仍只有24190万升,低于石油危机时期的水平。但这段时间,日本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却成倍增长。1973年度日本的GDP为116.71万亿日元,2001年度为500.81万亿日元,差不多翻了两番。现在,能源价格暴涨对日本经济的不利影响已经大为减弱。

    如何让节约这一美德深入人心呢?

    家长教师言传身教培养孩子节约习惯

    除了对国情的清醒认识外,多数日本人认为自己的节约习惯来自教育。横滨的公务员山内先生和在东京读研究生的宫本大辅先生都出身于富裕家庭。他们说,从不剩饭的习惯是从小养成的。小时候,每当他们吃不完自己盘子里的饭时,父母会呵斥说,剩饭会遭报应的。到别人家做客时,更必须吃完主人准备的所有食物,如果盘子里剩有东西,就非常失礼,这样的人和他的家庭会被人看不起。

     这种节约的家庭教育不仅存在于过去,现在的日本家庭仍然如此。有一次,记者到一个名叫工藤的朋友家中做客。他是日本一家大公司的部长,家中只有一个孩子。记者与工藤聊天时,听见他的独生子正在另一个房间缠着妈妈要求买一套滑雪衫。按照中国人的观念,宝贝儿子要件衣服,要求并不过分。但工藤夫人却不答应,最后只答应给儿子买一套二手的,理由是滑雪衫一年也用不上几次,没必要买新的。

     穿二手衣、用二手货在日本非常普遍,记者对此深有体会。刚刚到日本的时候,一些好心的日本人曾送来很多旧衣物、旧碗碟等生活用品,当时记者有些生气,莫非他们看不起中国人?后来记者才明白原因。由于日本人不忌讳穿用二手货,因此跳蚤市场十分发达。不久前,位于东京的祖师谷留学生会馆开了一个跳蚤市场,笔者看见周围的居民送来的物品中,有些甚至是上世纪70年代的制品。记者问卖主为什么不把这些东西扔了时,很多人都回答:“还能用,扔了太可惜了。”跳蚤市场快结束时,记者看见,真有不少“老掉牙的东西”被卖了或送了出去。

     除家庭外,学校继续向孩子们灌输节约的观念。为了解日本学校对孩子的节约教育,记者到神奈川县相模原市的小学进行采访并和五年级的学生一起吃了午餐。日本小学生每天的午餐都由学校提供。首先,两个学生负责发饭,把全班同学的饭平均分到每个同学的盘子里。分完饭以后,学生们分成几个人一组开始吃饭。有同学吃不完盘子里的饭,老师告诉他,这样对不起做饭的工人和为他们分饭的同学,其他同学也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在这样的气氛下,每个学生都把饭菜吃得干干净净。据老师介绍,当一批孩子毕业时,学校还会呼吁学生和学生的家长将还能够继续穿用的校服捐赠给学校,供新生使用。

    媒体“节约比赛”让此观念在潜移默化中深入人心

     在东京工作的谢美津子小姐认为,虽然有教育的影响,但她有意识地进行节约,主要是在看到相关电视节目后养成的。她说,她从未经历过贫困,当了解到许多国家的民众还生活在缺水、缺粮、缺电的极度贫困状况时,她才开始认识到应该尽量节约资源。

     长期以来,推动人们的节约意识,成了日本媒体的社会责任。今年2月,《京都议定书》生效,日本各媒体的相关报道可说是铺天盖地。《读卖新闻》、《日本经济新闻》等均用七八个版的篇幅宣传节能对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重要性,并对太阳能发电、风力发电、地热发电等都做详尽介绍。

     由于日本人喜欢节约,各媒体经常举办一些以节约为主题的节目。这些节目并不是对受众进行简单的说教,通常是寓教于乐,“看明星如何用1万日元过1个月”就是这样的节目。许多电视台还乐此不疲地每年举办各种“抠门大赛”,吸引普通观众参加。被日本媒体称为“吝惜道祖师”的小幡玻矢子就是从这样的比赛中脱颖而出,成为日本的节约明星。她有名的节约之道包括:肥皂寿命延长术(用比肥皂小的肥皂盒,或让肥皂斜立在肥皂盒里,不用肥皂时尽量避免让它淋水,这样能延长肥皂一倍寿命)、不伤玉手的超级洗洁剂(米糠洗洁剂)、自制芳香剂(冲泡过的咖啡渣)等。这样的节目人气非常高,带动很多日本人发明新的节约办法。例如给抽水马桶中放入盛满水的瓶子,每次放水可以节省一瓶水。给空的冰箱中填入密闭的空的容器,或在每一隔断加帘子,减少冷空气的散失,以节约电能。

     政府和企业高层在节约活动中起着表率作用

      除了公民的节约意识和家庭学校的节约教育外,日本节约的重点是政府和企业,毕竟政府和企业耗费的各种资源占了全国的大部分。

     要想老百姓树立节约意识,政府官员的表率作用最有说服力,也是最生动的教育课。对老百姓空喊一万遍节约口号,远不如官员一次身体力行的节约行为有影响力。几个月前,日本环境大臣小池百合子决定把政府机关空调温度定在28摄氏度,并允许公务员穿短袖衬衫上班,受到各界好评;8月底,环境省又提出了冬季节电计划,提倡冬季穿厚服装,把暖气温度定为20摄氏度。

     为了节约政府开支,日本仓吉市市长长谷川稔还主动向自己开刀。自2005年7月1日起,长谷川稔率市政府职员共370人承担起市政府的清洁工作,大家*流利用下班前15分钟打扫。此举每年将为该市节省350万日元。

     日本的企业更是将节约作为整个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日本汽车之所以能在美国市场畅销不衰,主要靠节油这一招。松下电器公司国际事业部的清治一久先生告诉记者,日本的节约重点正在向更高的层次发展,主要是通过开发新技术、新材料,向降低资源能源消耗,提高资源的循环使用率方面转变。在日本的电器商店,每一种产品的标签上不仅要标出该产品的耗电量,而且还要标明每年节约电费的钱数,让消费者可以清楚地知道能省多少。清治先生称,多次循环使用不可再生资源是最好的节约。日本每年要废弃1800万台冰箱、空调和彩电等家用电器,这些家电中含有各类金属约10万吨。为此,松下等大公司都成立了废弃电器回收利用技术中心,主要任务就是研究如何更有效地低成本回收利用废弃家电。

     节约是一种生活态度

     在采访中,东京的退休教授桥本芳一告诉记者一个有趣的观点:他的节约行动不仅是为了保护环境,同时也是出于对个人健康的考虑。70多岁的桥本先生说,几十年前,日本很少有人得糖尿病、高血压,那是因为大家的生活都很贫困,所以日常生活都是以简朴的食物为主,并且不会吃过多的食物;而现代的日本人生病主要是由于生活富裕,暴饮暴食造成的。

     记者翻开小幡玻矢子著的《超级节约术》,书中的一段话特别让人感动:都市化的现代人,早已习惯“拧开龙头就有水”、“衣服旧了买新的”等便利的生活,但是在灾难发生时,我们才知道面临困难时的窘境。其实,每一件用品都有非比寻常的缘分,因此不论价值多寡,我们都应分外珍惜和爱护。确实,许多日本人不仅是把节约当成一种“省钱之道”,更是把它当成一种生活的态度。节约体现人类对自然规律的尊重:个人的健康需要节食,整个人类的“健康”也需要节约。

本站选取的不少文章素材均来源于互联网,所载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文章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予以更正。相关合作请发信至web@my36500.com。